欢迎光临:博雅斗地主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黄金 >  > 正文

陈积敏:特朗普政府同盟政策走向评估

更新:2020-09-10 编辑:博雅斗地主 来源: 热度:7624℃

当前,国际社会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保持着高度关注,各种预测、判断、评估不断出笼,观点各异,但有一点似乎具有共同性,即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外交政策不确定性、不可预期性大大增加。甚至有学者指出,对于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,唯一能够确定的事情就是“不确定”。

不过,从之前他的政策表述中,世界主要国家都感受到了一种压力,恐怕只有俄罗斯除外。欧盟及欧洲主要国家领导人在得知选举结果后,便已经表露出一丝担忧和疑虑。

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联名给特朗普写信,除祝贺他当选总统外,更重要的是邀请特朗普在“方便的时候尽快访问欧洲,并举行欧盟—美国峰会”,就应对伊斯兰国、乌克兰主权与领土完整所面临的威胁,以及气候变化和移民等问题展开磋商,并强调“加强跨大西洋关系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更加重要”。

法国总统奥朗德直言,特朗普获胜“开启了一个不确定时期”,这意味着法国需要更加强大,欧洲需要更为团结。言外之意,法国似乎准备接受美国减少对欧洲承诺与义务的结果。

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也称:“我想我们不得不准备接受未来美国外交政策将更难预期的现实。我们不得不为……美国更倾向于在未来单独决定的现实做准备。”可见,美国的欧洲盟友并没有预见到特朗普能够当选美国总统,或者它们从心底不愿特朗普当选。

除了欧洲之外,美国的亚洲盟友日本也感到十分意外。尽管安倍首相第一时间向特朗普发去了贺电,并坚信日美之间牢不可破的同盟关系将会继续巩固。不过,这一席话有多大程度的底气,恐怕只有安倍本人才能知晓。

当然,令这些美国盟国感到如此担心的一个主要原因,还要追溯到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同盟关系发表的惊人言论。他表示,美国盟友需要为美国的安全保护做出经济补偿,否则他们就要为自己的防务承担责任。如果从逻辑与事实上来说,这一点也在情理之中。

从逻辑上来看,特朗普秉持的执政理念是“美国优先”,一切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基准。在特朗普看来,美国赢得别人的尊重,不在于是多么深度地参与国际事务,而是要使美国自身变得更加强大。

换言之,美国首先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需要在基础设施建设、经济发展、就业增长以及移民管控等内部事务上投入更多。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符合他商人身份的特质,对于成本与收益的考量颇为精细,也更为敏感。

从事实上来看,就欧洲而言,绝大多数北约成员国承担的防务开支远未达到与其设定的水平,即军费开支占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%。奥巴马总统也曾就这一问题表达美国的不满。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,这种状态是不可持续的,也是不公平的。

转载请注明转载地址:“/huangjin/20200910/5629.html ”。

上一篇:住建部重申坚持房地产调控目标不动摇、力度不放松
下一篇:中国首个无人驾驶或落广东 华为腾讯等参与